【姐姐是女神大人!】(00-03)【作者:likemore】   乱伦小说 
字数:979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卷

  第0章 作者的前言

  本文是博得之门所著《娶个姐姐当老婆》(《阴魂》)的同人小说,是一本基于FR规则的类dnd小说,本文在该设定的基础上进行二次创作。

  因作者所有的dnd知识都来自原著,如果您是dnd的忠实玩家可能感到设定上的不适,如果您对剧情的逻辑感到疑问请私信作者,我将酌情进行改动。
  出场人物:

  琼恩·兰尼斯特:男主角,阴魂城巫师。

  梅菲斯·艾弥薇:女主角,琼恩的女友,提尔圣武士。

  莎尔:暗夜女神。

  凛:琼恩的二号女友,红龙圣女。

  珊嘉·兰尼斯特:琼恩的姐姐兼情人,占星术士。

  巴尔:梅菲斯的父亲,已故的杀戮之神。

  诺娃:梅菲斯的母亲,杀戮之神大祭司。

  第1章 纯爱的启程

  「打完这场仗,我们就回老家结婚吧。」

  琼恩亲吻着女孩儿金色的发丝。

  「老家?」梅菲斯微微一怔,「阴魂城?」

  「当然。」琼恩一边说着,双手已经不老实起来,左手伸进梅菲斯的T-shirt,轻轻挑逗着那点诱人的粉红,右手向下摸索着。

  「我不喜欢那地方,你知道的」梅菲斯的呼吸逐渐急促了起来,「为什么不去迷思卓诺?大主教会给予我们祝福。」

  「艾弥薇,」琼恩装出一负无辜的样子,「我也很想去你那边啊,可是我要是带了十几个女孩子回去说要跟她们一起结婚,绝对会被大主教杀掉的。」
  琼恩的右手成功探入了梅菲斯的长裤,他找到那条白色的小可爱,在凹陷处轻轻地摩挲着,不一会儿上面那上面就粘满了湿哒哒的黏液。

  「花、心、鬼!」梅菲斯娇嗔着,身体却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般软踏踏地靠进男孩儿的怀里,任由他上下其手。琼恩的手指终于进入亵裤,在小豆豆上爱扶着,梅菲斯将脸紧紧靠着男孩儿的胸口,她的面颊上已染上了一片可爱的绛红。

  「做吧。」梅菲斯小声地在琼恩呢喃道,她的气息里有着独特的处女的香味儿,混杂在百合花般的体味中,撩拨着琼恩的神经。

  琼恩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欲望,他捧起梅菲斯的面颊,直视着她的双眼。
  「我爱你,艾弥薇。」

  「我将永远留在你身边,直到世界的尽头。」

  说罢琼恩狠狠地吻上了梅菲斯的双唇,卷起那条炽热的香舌,吮吸着女孩儿的香甜的唾液,那是只属于她的味道。

  女孩儿的身体微微地颤抖着,她感受着男友的爱,虽然她只用拥有这份爱的一部分,甚至不是最多的一部分,但这正是她一直所追寻的东西。

  琼恩解开女孩儿一颗颗胸前的纽扣,将她的T-shirt褪下,松开她的香唇,向下吻去,留下一连串儿湿润的吻痕,男孩儿含着梅菲斯B-cup上的粉红,用牙齿轻轻咬着,双手在女孩儿挺翘的雪臀上揉捏着,手指若有若无地碰触着阴蒂,逗弄地女孩咯咯直笑。

  「痒痒死了,快来吧。」梅菲斯笑着抱住男友的头,轻轻向下压去。琼恩明白了梅菲斯的意思,他松开嘴,一路向下,亲吻女孩儿的肌肤,越过可爱的肚脐眼,将头埋进寸草不生的腿间,舌头伸进艾弥薇的花穴,将阴唇含在嘴里,舔舐着流淌着的蜜汁。

  「那里不行。」梅菲斯的脸微微透出些黯淡的色彩,「不过如果这次真的能成功杀掉巴尔的话,才能全都给你了。」

  琼恩点了点头,不再纠缠,舌头向下伸去,亲吻着梅菲斯的小菊穴,虽然二人早已做过很多次了,却依旧保持着粉嫩的颜色,里面没有任何异味,反而淡淡地飘散着些蜂蜜和牛奶的香甜气息,想必梅菲斯对此下了不少功夫。

  花瓣上淌出的蜜汁慢慢流出,溢满了整个菊穴,粉嫩的后庭不再干燥,缓缓地泛出亮晶晶诱人的光彩,女孩儿的娇喘也逐渐剧烈了起来。

  琼恩抬起头,再度吻上梅菲斯的檀口,将梅菲斯的娇声堵住,令她只能发出呜呜的鼻音,自己也褪下长裤,露出又粗又硬的炽热长矛。

  一股男性特有的雄性气味儿顿时散发了出来,梅菲斯抓着男友的后背,身上的百合花香更加浓重了几分。

  琼恩将肉棒抵住女孩儿的菊穴,小心翼翼地插入,紧致无比的后庭内壁牢牢压制着龟头,好似有无数细小的触手在蠕动,琼恩把龟头整个塞入女孩儿的菊穴时几乎爽地瞬间就要射出来。

  「唔……好涨,」梅菲斯的半闭着双眼,感受着男友的炽热。娇媚的声音似喜似怨,似娇似泣,合著她绝美的俏脸,说不出的美妙动人。

  琼恩禁闭着双眼,剧烈地喘息着,压下射精的欲望,将后半截阴茎缓缓地送入爱人的下体。女孩儿的蜜汁起到了很好的润滑作用,两人性器的结合不但不会感到疼痛,还能充分感受双方炽热的爱意。

  梅菲斯抱住爱人的双臂,紧紧抓着琼恩的后背,男人都粗大令她闭上双眼,好看地皱起眉毛,常年练剑的习惯让女孩儿有了一双颀长的手臂,勾勒出曼妙的曲线,随着男人的进入,她圆圆的指甲在男人的后背上刮出一道浅浅的血迹。
  感受到了手指上温热的液体,梅菲斯有些惊慌地张开双眼,刚想道歉,却被琼恩用力按在昂贵的地摊上,肩膀被男孩儿紧扣着,随着一声娇喝和怒吼,琼恩大力地抽插起来。

  梅菲斯微微扭动着曼妙的腰肢,菊穴的内壁陡然变得更加顺滑了起来,紧致的菊穴牢牢箍住每一寸火热的肉棒,使长矛又变大了一圈,男孩儿粗暴地挤开美妙的窒肉,将全身的欲望发泄在女孩的花心深处。

  两人的动作越来越快,琼恩如同打桩机一般撞击着梅菲斯的下体,女孩儿微微向后迎合著,她卷曲的金色长发拖在地上,小巧的乳房不住地抖动着,纤细的腰肢爆发出无穷的吸力,承受着一次又一次男孩儿的冲击。

  抽插了几百下,二人的欲望几乎同时到达了顶峰,琼恩强忍着射精的欲望,女孩儿的身子也像大海中的一叶小舟般在一次次的冲击中摇摇欲坠,琼恩粗暴地喘息着。

  「艾弥薇,我」

  满脸通红的梅菲斯已经说不出话来,但心有灵犀的二人自然已经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她紧咬着嘴唇,在颤动中点了点头。

  二人的动作再度加快,如果有人在旁边观摩,只能看见一片肉色的残影,少女花穴中的蜜汁再度流淌着,在飞快的撞击中如同淋雨般洒向四周。

  「艾弥薇,我爱你!」

  随着琼恩大声喊出爱的誓言,紧紧结合的性器在梅菲斯的花穴深处同时爆发出大量的阴精,两种不同的液体交织着混杂在一起,冰凉和炽热的结合一起涌入了二人的内心深处。

  随着一阵阵的头晕目眩,琼恩在梅菲斯体内射了半分多钟才缓缓把变软的肉茎拔出来,随着男孩儿的退出,梅菲斯的体内顿时涌出大量的液体,沾湿了身下昂贵的地毯,不过琼恩一点儿也不心疼,高质量的性生活是钱买不来的。

  琼恩和女孩儿紧紧地抱在一起,回味着刚刚许下的誓言,他们将跨过重重的阻碍,正面对抗一位神只,在恶毒的诅咒和无尽的宿命中寻找一块小小的栖息地,将爱分给每一位爱他和被他所爱的女孩儿们。

  第2章 赤色的漆黑

  「真的不需要我去?」珊嘉担心的望着弟弟。琼恩看着姐姐的眼睛,黑色的瞳孔里透出爱意和不可动摇的坚定。

  珊嘉叹了口气,将弟弟的头抱进胸口,抚摸着他的头发,「早点回来。」
  「我会的,姐姐。」琼恩习惯性地咬开珊嘉胸前的纽扣,几句话的功夫已解开了一半。

  「小坏蛋。」珊嘉嘴上这么说着,却完全没有阻止琼恩的意思,任由他把胸前的纽扣儿解开,黑色的衬衫跌落在床上,倾在银魂王子布雷纳斯送的那件「夜之守护」上。

  琼恩隔着文胸舔舐着女孩儿的蓓蕾,黑色蕾丝边的Bra上留下一滩水渍,双手伸到姐姐背后去解文胸的钩子....

  「好了好了。」珊嘉轻轻推开弟弟的头,重新拿起衬衫披在身上。

  「姐姐...」琼恩不满的看着珊嘉的动作,身下的火热顶起一个帐篷,张牙舞爪地挺立着。

  「小弟,」珊嘉绷起脸,一脸严肃。「我们要赶进度啊,现在才第二章,你一上来就写h的话,剧情进度也太慢了,照这样写下去你把每个女友都h一遍这本同人小说也可以完结了。」

  「现在马上跟艾弥薇和凛去星界,也别去跟其他人道别什么的了,你的那些小女友我帮你看着,都四百三十八个字了,速度速度。」

  「可是...」

  琼恩有些无奈,为了赶进度就删减自己跟姐姐h的时间,这个同人作者很无良啊,但这个理由却又合情合理,令他无法拒绝。

  珊嘉看出了弟弟的不满,半跪在地毯上,拉开琼恩的长裤,将那团火热含在樱桃小口中,房间里穿来了一阵阵淫糜的旖旎声响。

  ...

  「为什么珊嘉姐姐不跟我们一起去?」穿着超短裙的黑发小魔女奇怪地问。
  「因为剧情需要...」琼恩扶额。

  「哇!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你不需要知道太多,所有事情我都会搞定「么,」凛立刻变成了星星眼,「好浪漫哦!」

  话刚说完凛就挨了梅菲斯一技手刀,「正经点,这次可是要去杀神,一不留神是要没命的。」

  「呜呜呜...」小魔女抱着头装出一负泫然欲泣的样子,「不就是个早就死掉的神嘛。」

  琼恩有些无语地看着凛的表演,随便她怎么理解好了...

  「快开始吧。」梅菲斯转过头催促着男友,与什么都不准备的凛不同,梅菲斯全身金盔金甲,想必银剑「眷恋」也在哪个角落里藏着,可谓武装到了牙齿。
  琼恩点了点头,右手食指点在自己的眉心部位,指尖燃起紫色的火焰,背生双翼的金鳞龙蛇自虚空中游出,盘旋缠绕在三人的四周,下一瞬间,他们消失不见。

  壁炉里的火焰噼噼啪啪地燃着,窗外洁白的月光倾在毛绒绒的地毯上,远方传来呜呜咽咽的竖笛声,给这份祥和的景象带来几分说不出的凄凉。

  「啪」的一声,壁炉里最后一点火星消释在柴灰里,整间房募地暗了下来,月色在无人的房间里静静地流淌着,仿佛从来没有人存在过一般...

  ...

  「滴答...」

  「滴答...」

  梅菲斯的眼前是一片望不到边的漆黑,阴冷的空气中散发著浓重的铁锈味,冰冷的液体漫过脚面,缓缓地上涨着,不远处传来液体落下的声音,声音滑腻而又粘稠。

  和上次不一样。

  上次被巴尔强行拉进荒芜神殿,脚下也是一汪血池,血液却一直没过膝盖。就是在这里凯瑟琳击伤了巴尔的残魂,并留下了空间道标,但上次起码能到几个婴儿脑袋,这回确是什么都看不到了。

  梅菲斯并不惊慌,她从腿甲外侧的战裙下拿出小尺寸的银剑「眷恋」,让它在手里变成正常尺寸,轻轻擦试着右手无名指上的宝石跳跃戒指,默念着男友的名字。

  没有反应。

  梅菲斯把银剑挡在胸前,小心翼翼地向前走去。

  「咯咯咯咯咯....」

  「嘻嘻嘻嘻嘻....」

  刚迈出第一部,耳边就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阴冷婴儿笑声,梅菲斯停下脚步,厉声喝到:

  「什么人!」

  不多时这股声音渐渐又消褪了,梅菲斯的眼前依旧是令人心悸的漆黑。
  不能再等下去了。每在星界多呆一分钟就增添一分危险,就算只是一位死去的神只的坟墓,也不是凡人可以随意侵扰的。

  「弥赛亚!」

  梅菲斯喊出契约天使的名字,三对洁白的羽翼从圣武士的身后逐渐展开,每张开一对光翼,眷恋上金色的圣光就更加明亮一分,圣洁的光芒逐渐破开了黑暗,梅菲斯逐渐看清了自己的身体,金盔金甲还是原来的样子,但这份光明只照亮了不到三尺不到的范围,脚下却不是想象中的血水,而是缓缓上涨的暗黑色的液体,水面上缓慢地吐出一个又一个细小的气泡,像是在孕育着什么东西。

  连曦天使都圣光都照不透的黑暗,难道是...

  现实却由不得梅菲斯思考太多,无数的黑色触手从水面中长出,滑腻的外表皮上生出一个又一个细小的黑色颗粒,触手的顶端向四周鼓起,粗大的头部顶端是一个细小的黑色小孔。每一根触手都颤抖着,缠绕着,卷曲着,它们像一条条黑色的蟒蛇,吐著本不存在的信子,飞快地朝梅菲斯袭来。

  「破邪!」

  银剑蓦地爆发出灿烂的光辉,这一招还有着曦天使的加持,令它的光芒又绚烂了几分,灿烂的金光瞬间斩断了所有的触手,稍大一点的被切成几段掉在脚下的液体里,刚出生的触手直接就被蒸干粉碎。

  梅菲斯脸色微红,缓缓地喘息着,她默念出辉阳护符的口令,温暖的金光浸染了她的身体,令她稍微好受了一点。

  黑色的触手碎片没有溅起一滴水花,水面微微下沉,将碎片全部吞噬,它们像溶解了一般,竟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诡异的触手碎片令梅菲斯没有放松警惕,她紧握着着手里的银剑,它上面的光芒已经褪去了女孩儿背后三对光翼也忽明忽暗地闪烁着,仿佛随时就要熄灭一般。她反复摩擦着无名指上的戒指,想从中找到一丝安全感,隐约猜到了漆黑背后真正的对手,她已经萌生了退意。

  恐惧就像一根幼小的毒芽,只要施以恰当的养料,它就会成片地滋生,贪婪地吮吸着心灵的养分,将它一点的吞噬殆尽。

  在最后一块触手的碎片没入黑水后,整个空间都募地震动起来,梅菲斯脚下一个不稳险些摔倒在黑水中。

  一点赤红色在视野远处缓缓地展开,它飞快地滋生着,替换了原有的黑暗,浓烈的血腥味儿在空气中散播着,原本的漆黑也在女孩儿身上的圣光下变得渐渐明亮起来。

  「提尔!」

  梅菲斯喊出父神的名字,正义之身立刻回应了女孩儿的呼唤,来自天堂山的圣光比曦天使带来的更加明亮,高大苍老的巨大虚像出现在女孩儿的身后,单臂独眼的神只手握战锤指向那片赤色的血红,圣光照亮了空间的一隅,将红色与黑色各自逼退了几分。

  梅菲斯抬头向前望去,赤色的巨兽四肢着地,嘴里的森森立齿上闪烁着异样的红色,两颊干枯的皮肉贴在脸上,仿佛随时都要剥落,骷髅头般的首部却连接着一具壮硕的身子,充满力量的黑色肌肉一块块隆起,仿佛要崩裂开一般疯狂地鼓着,巨兽赤色的双眼紧紧盯住女孩儿,它的眼中满是疯狂的色彩。

  「父亲...」

  梅菲斯轻声呢喃着。

  第3章 绝望的梦魇

  琼恩睁开眼睛,四周是令人心悸的漆黑,冰冷的空气中略微带着些甜腥味儿,脸上微微吹着些凉风,有点儿像前世的空调房。

  「艾弥薇?」 他念着女友的名字。

  没有回答。

  琼恩皱了皱眉,他用伊玛斯卡的第七秘器「宇」将艾弥薇,凛和自己一起送进了莎尔的荒芜神殿。按照凯瑟琳的说法,只要确定了空间坐标,三个人应该在同一位置出现,然而自己却被单独传送到了一个没有一点光线的空间,显然是哪里出了差错。

  只是表面上的黑暗么?有没有魔力反应?

  「你来了。」

  琼恩还没来得及开启巫师视觉,就听得耳边一个妩媚慵懒的声音,那声音里琼恩如此之近,就好像咬着耳朵说的一般。

  「什么人!」琼恩骇然,他慌忙举起法杖,六颗绯红之泪飒地亮起,他接连叠加了两个加速术,身子一倒向后飞去。

  一个防御力羸弱的法师如果被刺客刺客进了身,那么后果是十分不堪设想的,琼恩可不想拿自己的小身板去抗刺客连野蛮人的皮肤都能刺穿的匕首。

  「你还是这么不爱惜自己呢。」声音的主任没有丝毫的慌乱,仿佛琼恩的一切行动都在预料之中,她依旧在琼恩耳边呢喃着,就像刚刚完全没有移动。
  「...夜女士?」

  琼恩这才来得及用巫师视觉看一眼耳边,紫黑色的人形在没有光的空间里十分的显眼,浓郁的魔力仿佛满的要溢出来,符合条件的只有唯一一个名字。
  「有没有想姐姐啊?」莎尔咯咯地笑着,琼恩感到一双灵巧的素手伸进法师袍,冰凉的触感让他打了个哆嗦,那双手像蛇一般向下探去,左手将他的长裤褪下一截,右手的纤纤玉指抚上阴茎,摩挲着龟头下方的一圈肉棱。

  「夜女士...你怎么...」琼恩没有放松警惕,他手中的法杖依旧紧紧攥着,刚才的惊吓令他的后背被冷汗完全浸湿了,琼恩的身体紧绷着,肉茎一跳一跳地抖动着,却硬不起来。

  「你应该叫我什么?」一条小舌伸进琼恩的耳朵里,在耳廓边缘上下搅动着,舌尖时不时探入耳道,刺激着琼恩敏感的神经。

  「嘶——」琼恩到吸了口冷气,剧烈的快感猛地涌入脑中,莎尔的声音此时的声音就像深渊里的魅魔,妩媚中带着摄人心魄的魔力。琼恩想象着披散着秀发的的莎尔女神跪在身下不住吞吐的情景,洁白的玉乳随着一次次剧烈的抽插不住地抖动,美人的香汗从额间划过嘴角滴落到地面上。

  「姐姐,」琼恩艰难地守住大脑中最后一点清明,「你为什么在这里——艾弥薇呢?」

  莎尔的玉指突然停了下来,此时琼恩的肉茎早已气势汹汹地挺立起来,冰冷的刺激感突然消失,脑中的欲望顿时减少了一半,却也带来了发泄被打断的滞涩感。

  「你真的想要知道?」莎尔的一双玉臂环住琼恩的脖子,冰冷的触感从下身转移到后颈,她的气息从正面传来,空气中溢着淡淡的茉莉花香味儿。

  琼恩艰难地点了点头。

  「吻我。」琼恩感到莎尔的脸又凑近了几分,她的气息几乎要贴到脸上,她像一只黑夜中的玫瑰,危险而又迷人。

  琼恩不再犹豫,他贴上莎尔的嘴唇,女神的舌头即刻伸出来和他纠缠在一起,琼恩贪婪地吮吸着这株玫瑰的花蜜,就连唾液里也带上了淡淡的馨香。他们用最亲密的姿势接吻,好似一对亲密的恋人。

  不知过了多久,琼恩肺中的空气即将耗尽之际,莎尔收回了那条茉莉花味儿的舌头。四周依旧是一片漆黑,琼恩看不到她的脸,但他感觉到莎尔在看着他的眼睛,他匆忙别开眼睛——他并不知道那里有什么。

  「姐姐,艾弥薇...」琼恩鼓起勇气,决定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莎尔别过头去,修长的玉指在黑暗中一点,仿佛向平静的湖面里丢入了一颗鹅卵石,四周的阴影像水波一样震动着,黑色的雾气飞快地旋转着,逐渐构成了清晰的画面。

  黑色,红色,金色,三种不同的色彩交织在无尽的虚空中,少女手握巨剑,她的身后是巨大的金色独眼神相,正高举着战锤指着血色的巨兽。

  「艾弥薇!」琼恩把手伸向梅菲斯,却扑了个空,他可以看,可以听,也可以行动,却对现实世界无法造成半点影响,他就像变成了一只幽灵。他们近在咫尺,却又咫尺天涯。

  「接受我的力量!」怪兽低声喝道,它的声音嘶哑粘稠,好像喉咙里在不停地吞吐著血泡。

  「我拒绝!」没有一丝犹豫,少女挥出了巨剑,来自天堂山的加持令金色的光芒更加炫目了几分,金色的巨剑猛地击向怪兽的躯体。

  只见怪兽脚下黑色的液体中生出无数黑色触手迎向剑芒,它们被分割成更多细小的肉块,怪兽的躯体没有收到丝毫的伤害。

  「你还能使用几次破乱?」怪兽得意的叫嚣着,「已经使用了曦天使和正气如虹,你的体力已经不足三成了。」

  琼恩向女友额头看去,那里果然挂着几滴晶莹的汗珠——看来情况很不妙。
  「姐姐!」他焦急地喊着,「帮帮艾弥薇!」

  「不要。」莎尔像耍起了小性子般,她回身环住琼恩的腰,将脸贴在琼恩和健壮完全不沾边的小腹上,「你对她那么好,姐姐嫉妒啦。就让她去当什么杀戮之神好了,你要一直陪着姐姐。」

  「夜女士,」琼恩的忽然声音变得冰冷,他突然用力勒住莎尔的脖子,「去帮她。」

  「你在威胁我么?」莎尔的声音依旧柔媚动听,仿佛脖子上那双手不存在一般,她轻吻着琼恩的肚脐,用舌头缓缓舔舐着内侧的褶皱,「好弟弟,不可能的。」

  金发的少女一次又一次使出破乱,无数的触手生出又瞬间被切断,却碰也没碰到巴尔一下,梅菲斯额头上的汗珠却越积越多,一滴滴地落到铠甲上,泛着黯淡的光。

  莎尔像一条水蛇一样募地摆脱了琼恩的双手,她亲吻琼恩的龟头,用舌尖挑逗着尖端的马眼,环绕在男孩腰间的左手在男孩菊门附近缓缓地打着转儿,右手食指探入深处,指尖划过敏感点,琼恩的肉茎便直挺挺地立起来。

  黑发的女神含着龟头一点点向前移动,直到将整根肉茎都吞了下去,她用喉管的嫩肉包住龟头,舌头在棒身上打转,从龟头舔到阴囊的间隙,分泌出的唾液涂满了肉茎的表面,每一次舌头的移动都伴随着液体分离的粘稠声响。

  琼恩颤栗着,女神姐姐的口舌侍奉给他带来了难以想象的快感,无数的神经电流轰击着大脑皮层,他颤抖的双手早已失去了力气,与其说在勒住敌人的喉咙,不如情人的爱抚来的恰当些。

  「天、神、下、凡!」梅菲斯每念出一个字,声音就雄浑一分,无数的光芒从少女身后的巨像中涌出,注入少女的身体,直到喊出最后一个字,竟变成了中年男性的声调,碧绿色的眼睛映出一片金黄色,少女的身体已然被正义之神提尔降临。

  琼恩松了口气,想来已死的巴尔无论如何也战胜不了真正的圣者吧。他松开双手,轻抚着女神的头发,黑色的发丝柔顺光滑,好似一匹华丽的锦缎。莎尔会意地收起舌头,嘴唇微微内翻,她长长地吸气,把口中的吸成真空,温润湿滑的嫩肉牢牢包裹住琼恩的肉茎,女神在琼恩的抚摸下缓缓晃动着螓首。莎尔吞吐的不快,但巨大的吸力却带给了阴茎触电般的刺激,琼恩身子一晃,险些射了出来。

  「圣者么?」怪兽冷笑着,它长满尖刺的手臂在墨色的液体中搅拌着,猛地从中抽出一个金色的影子,那窈窕的身姿勾勒出一抹曼妙的曲线,金色的发髻盘在颈侧,隐隐透出些雍容华贵的色彩,B-cup的胸部不算很大,只堪盈盈一握,简直是和金发的少女从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不!」琼恩几乎在女人出现的同时就明白了她的身份,他刚刚放松下来的双手又粗暴地扯着莎尔的头发,暗夜女神却牢地环住男孩儿的腰,口中不住地吞吐著琼恩的火热,她默默承受着琼恩的绝望,却令他脚下钉了钉子般无法再前进一步。

  「桀桀桀桀,」怪兽狰狞地笑着,「在杀了我之前,你必定会先杀了自己的母亲,真的要这样做么?」它张开血盆大口,鲜红的裂缝无声地嘲笑着女孩儿的弱小。

  「卑鄙!」琼恩骂到,却一步也不出去,身下的女神加快了吞吐的动作,她口中的粘膜牢牢的吸住琼恩的阴茎,舌头抵在马眼的尖端打转,从微微张开的尿道口中拼命向里塞着,琼恩的肉茎越来越火热,焦急和欲望两种情绪混杂在脑中,琼恩暗骂自己的无能,却什么也做不了。

  被提附身的金发女孩儿面无表情,她高高举起银色大剑,入流星般向怪兽袭来,剑端闪耀着曦天使都无法企及的光彩,黑暗的空间瞬间变得亮如白昼,毫无疑问,这一击有摧毁怪兽的威力。血色的巨兽依旧冷笑着,是有着足以自保的实力?还是....

  「不要!」在巨大的金色剑芒即将贯穿金色的影子和怪兽时,梅菲斯眼中的金光募地黯淡下来,转而恢复为原本的碧绿色,她在千钧一发间扭转了大剑的方向,眷恋紧贴着金色的影子飞了出去,剑芒将地上的黑色液体瞬间蒸干,地上隐约露出血色的魔法阵,整个黑色的空间都在震动着。

  「哈哈哈哈哈哈!」怪兽等的就是这一刻,它飞身扑向金发的少女,身上狰狞的骨刺诡异地抖动着,扭曲着,仿佛要生出些什么一般。远处传来正义之神一声长长的叹息,血色与黑色飞快地吞噬着金光。

  「不!」琼恩痛苦地看着着一切,眼中泛起一条条血丝,他狠命地抓住莎尔的头发,不要命地疯狂冲撞着,「艾弥薇-艾弥薇!」莎尔不知何时已停止了吞吐,默默承受着男孩的发泄,她口中的唾液被撞击地溅了出来,打湿了男孩儿的巫师袍,琼恩的阴毛扎的她嘴唇生疼。

  但他什么也做不了。

  少女在空中坠落着,坠落着。

  曾经的杀戮之神巴尔化身的黑色巨兽扑向女孩儿,它身上的骨刺终于不再扭动,而是突然爆开,变成一根根粗大的黑色触手,它扑在少女身上,无数的触手包裹住梅菲斯的身体,将她重重压在魔法阵的中心。

  「不——!」女友的失败令琼恩几欲发疯,他的发泄与其说是挣扎,不如说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

  噗——的一声,琼恩射精了,随着最后一点光芒的熄灭,滚烫的白色液体一滴不剩地流入了莎尔的喉咙。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