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袜娘子军】(03)【作者:文文】   其它小说 
字数:328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折磨

  蔡瑶给我展示了她白袜娘子军狠烈的审问方式之后,我深深感到这个女人的可怕。

  而对于我来说,初审已经让我心理防线有些崩溃,不知道接下来,复仇和审问加在一起的时候,她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在给我注射一针药剂之后,我渐渐失去了知觉,等我醒来时,我看到眼前走来走去的女兵们,她们都身穿绿色的军装,绿色的裤子,和统一的军靴,军装已经换成新的,但军靴还沾着泥水,就像初审时的那两个女兵一样,她们从前线下来,是不换军靴和白袜的。我动了动四肢,发现已经被紧紧捆在一个十字架上,我的双腿呈跪姿,从脚后跟到大腿根部全部被麻绳捆在柱子上动弹不得。

  我看了看四周,旁边一个唯一身穿白色衣服护士一样的女兵对旁边人说:「告诉蔡长官,他醒了。」

  不一会,蔡瑶就扎着马尾辫身穿皮衣皮裤和一双尖头高跟鞋出现在我面前。
  她抬起脚尖,用高跟鞋顶起我的下巴,我能看到她脚上的一双黑色丝袜。「怎么样,你现在说出机密还来得及,省的我下面的刑罚会让你受不了。」蔡瑶笑着说。

  「哼,想不到你是如此心肠狠毒的女人,我真的没想到。」

  「说我心肠狠毒?我从学生时期就被大家嘲笑,被老师赶回家的时候你们没有人为我说清,现在还说我狠毒?」

  「莫多说,手段都使出来吧。」我咬了咬牙。身为营长的我不能屈服。
  蔡瑶诡异笑道:「正好我要把当初的账都还给你。」说完,她抬起高跟鞋对着我肚子就是一脚。

  黑色高跟鞋脚尖正戳在我的肚子上,顿时我觉得五脏六腑都换了个位置。
  我紧闭双眼,咬紧牙关。

  蔡瑶坐在前面的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一只脚高高抬起到我的嘴边,轻蔑道:「你看我的脚美不美?」

  我歪过头去哼了一声。

  就在哼字还没说完的时候,忽然脑袋被人拧了一下,原来我身后一直站着一位女兵,身穿一身黑色制服,黑色的运动鞋,当然露出的一截袜子还是白色的,她在我刚歪过头去的时候快速将我脑袋又搬了回来。我现在又正对着蔡瑶的脚。
  「美不美呀?你倒是好好看看,我记得上学的时候我问你,你觉得我的脚美吗,你说我的脚太大了,还嫌我不爱洗脚,是嘛?」蔡瑶轻笑道。

  「人若心丑,何处为美?」我瞥眼道。

  「好啊,你觉得我的脚不美,那刚好让你给我变美一点,你看我鞋子还是上周参加晚宴的时候跳舞穿的,都没时间洗一洗,要不你先帮我弄干净啊?」说着高跟鞋的脚尖就要伸进我嘴里。

  我闭住嘴巴,脑袋已经歪不过去。此时,那个女兵紧紧握着我脑袋的手忽然一只手抓住我的头发,另一只手抓住下巴两边一拽,我的嘴巴就「啊」一声张开了。而且她力气很大,我根本闭不上。

  蔡瑶哈哈一笑:「原来你嘴巴这么大啊,来看好了,让我慢慢伸进去,你不是说我脚大吗?看看能进去多少。」

  说着蔡瑶就把穿着的高跟鞋鞋尖一点点慢慢伸进我长大的嘴巴里。鞋底跟我的舌头紧密接触者,我感觉高跟鞋已经到了我的嗓子眼。

  「大半个脚已经插进去了,看来我的脚也不大啊,下面就这样给我弄干净鞋子吧。」说着,蔡瑶拿起旁边的杂志悠闲看了起来。

  一旁的女兵拿了一个类似夹子的东西,将我的脖子、脑袋紧紧固定住,使得我不能摇头,嘴巴只能一直含着蔡瑶的高跟鞋,喉咙传来干涩,也无可奈何。
  就这样坚持了二十分钟,蔡瑶换了另外一只脚。

  一个小时后,蔡瑶收起了脚丫,对我说:「感觉如何,我这跳了一晚上舞的高跟鞋蛮好吃的吧?嘻嘻。」

  我喉咙已经干涩地说不出话来。

  旁边的女兵忽然扳开我的嘴巴,将一大杯淡黄色液体灌进我嘴里。

  「怎么样,现在好多了吧,脚丫吃多了可是会渴的。」

  「刚才给我喝的是什么东西……」一股怪味从我嘴里传来。

  「那个啊,大部分是水,但是加了一点点调味品。」蔡瑶笑道。

  「什么?什么调味品!」

  「你看我们刚才的小护士不是一直守着你累了嘛,刚才去了个洗手间,顺便给你加了点佐料。」

  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感觉一阵恶心。

  「放心,刚开始浓度很低的,只有10%.」蔡瑶笑着说。

  旁边的护士妹子已经羞红了脸颊,看起来她好像并不像其余的女兵。

  我刚要发怒,嘴巴又被打开,这次伸进来的,是蔡瑶的黑丝袜脚。

  蔡瑶把刚才的高跟鞋戴在我的头上,丝袜脚在我嘴里搅来搅去。黑色的丝袜散发着她女人的味道,和好久没有洗过的臭味,丝滑的感觉让我甚至有些情不自禁。

  「我很少会穿丝袜审问犯人,你是第一个,这是给你的特权,你要知道,棉袜伸进去可要比丝袜难受多了。我这黑色丝袜也是上周参加宴会穿的,虽然没洗过,但是材质好,味道十足,也很顺滑,不想棉袜那样干干涩涩的,看我对你多好,你可要快点说出来啊。」蔡瑶道。

  我闭上眼睛,不去看她。

  又是一个小时的折磨,然后又是一杯特制的黄色液体。

  「这次是20% 的浓度了哦。」蔡瑶对旁边小护士道。

  小护士低下了头,咬着嘴唇嗯了一声。

  这时旁边女兵对蔡瑶道:「长官,有前线情报,请您去情报室。」

  蔡瑶道:「好,马上到。」转身对小护士道:「把他关好,饭后接着审问。」
  蔡瑶和周围女兵都出去了,只剩下满脸通红的小护士。

  我跪在她面前,抬起头道:「喂,有什么招,赶紧使出来。老子还觉得痒痒呢。」

  小护士咬了咬嘴唇,小声对我说:「你是前进营的刘营长呀?」

  我迟疑了一下,「怎么,你们不知道吗?」

  「不是,刘营长,其实我不是她们队伍的,我是被她们强行抓来的,我原来是省立医院的护士……」

  「那有何干?」

  「我家人都在她们手里,所以我只能给她们干活,帮她们做一些医疗或者……嗯……审问的事情……」

  我不说话。

  「那个……所以我刚才的事情……都是不得已的……那个……你喝的那个其实是我的……」

  「我知道了。」我不去看她,但心里已经开始痛恨战争的苦难。

  或许这个小护士只是个无辜的人,被无情的战争,所摧残而调零。

  「我不能跟你说了,我还有事情要去做……」

  「那你去吧。」

  「可……可是……」

  「怎么了?」

  「可是我还要……把你关起来……」

  「那就来吧。」

  「嗯……那就,对不起了……」说着,小护士坐在椅子上,开始脱鞋子。
  她穿了一双医疗用的鞋子,白色便鞋,里面是一双白袜的棉袜,很厚。她脱下便鞋,看了看我,又咬了咬嘴唇,脱下了那双白色的棉袜,然后用手团了一下。
  「那个……我得把这个……塞到你嘴里……」小护士说完就把头扭到一旁。
  「来吧。」我对着她说。

  「嗯……」小护士把白袜团送到我嘴边,我配合地长大嘴巴,让她轻松把刚脱下来的那双白袜全部塞进我嘴里。棉袜看起来很干净,但是味道却很重,袜子团在一起,但臭味还是弥漫了出来,袜子上的汗也迅速跟我唾液混在一起。我能感觉到她很贴心的把袜子翻了过来,还尽量让袜尖包在里面,但臭味还是很快通过我的呼吸和唾液充满我的口腔。

  看到我咳嗽了几声,小护士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这双袜子我也穿了好久了……她们说不让我换,要一直穿着,一周才能换一双,而且不能洗……这一双刚好一周了,可能很臭吧?」

  我强忍着,摇了摇头。

  小护士又撕下一块医用胶布,将我嘴巴外面封住。「嗯……然后还得这样封住,还得……还得闻鞋子……」

  说完,小护士在她脱下的便鞋两边贴了胶带,将那双臭便鞋倒扣在我的鼻子上,贴住。

  「她们说,封住嘴巴就不能用嘴巴呼吸了,就能专心闻鞋子……」小护士说,「那个,这鞋子还好吧,我今天刚换的……」

  的确,虽然不得不闻鞋子,但这双鞋子味道没有太大,只有一点残留的臭袜子味道。

  我点了点头。

  小护士又用纱布将我的眼睛蒙住,把我绳子解开。

  我想过逃跑,但我想如果这时候我跑了,小护士肯定被她们折磨死,于是我还是忍住,静观其变。

  我又很配合的被小护士拿绳子重新绑了一遍,这次是反绑。小护士没下狠手,捆没那么紧,虽然我还是挣脱不开。

  小护士又道:「那个,你还得忍一下,忍一下就好了,我要……踢你……」
  说完,小护士抬起光着的一只小脚丫,对着我裆部就是一脚。

  我骤然倒地,紧促呼吸着。仿佛听到了小护士啊的一声。

  「姐姐,捆好了,你们……把他关起来。」小护士道。

  耳边传来两个急促的脚步声。军靴。

              (第三章完)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